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的位置:首页数技通讯
术语探微:“经济学”的来历
“经济”可能是现今人类使用频率最高的一个词汇,至少在20世纪末和21世纪初中国的新闻和传播媒介的表现如此。按照《现代汉语词典》的解释,“经济”一词有五个义项。①经济学上指社会物质生产和再生产的活动。②对国民经济有利或有害的:~作物|~昆虫。③个人生活用度:他家~比较宽裕。④用较少的人力、物力、时间获得较大的成果:作者用非常~的笔墨写出了这一场复杂的斗争。⑤〈书面语〉治理国家。

关于经济一词的来历,众说不一,颇有争议。有人说“经济”是日本人的发明,日本人从西方语言翻译过来,再传到中国。其实,对于中国人来说,经济这个词是“出口转内销”。

汉语词汇中的“经济”,原义是“经国济民”,义近“政治”。《晋书》:“起而明之,足以经济。”李白诗:“令弟经济士,谪居我何伤。”历史上中国人所称之“经济”,是中国古书中“经邦济国”的简称。后引申为“经世济民,治理国家”。杜甫《上水遣怀》诗:“古来经济才,何事独罕有。”《宋史•王安石传论》:“以文章节行高一世,而尤以道德经济为己任。”

但是现代意义的经济学似乎并没有在中国产生。现代意义“经济学”当中的“经济”,系指国民经济或部门经济以及经济活动,包括生产、流通、分配和消费以及金融、保险等活动或过程。亦有概指其为“社会物质生产和再生产的活动”。近代启蒙思想家、翻译家严复1901年在翻译介绍英国古典政治经济学(《原富》)时,称“经济学”为“计学”。但这并不是“经济学”在中国登陆的最早记载。

若从“科学表达总是随着认识的不断深化而深化”这一命题出发,任何科学术语都会带有那一术语所诞生年代认识水平的痕迹。术语,总是从无到有。随着社会的发展和时代的进步,有些术语会“与时俱进”,逐步发生内含意义的转变,有些术语则“与时俱逝”,逐渐走向消亡。例如,在中国历史上的清朝末期,曾有术语“生计学”、“富国策”出现。但是现如今这些词已经被“经济学”所代替,极少有人再以“生计学”或“富国策”为术语讨论经济学的问题了。

关于“经济学”的译名,清朝末年即以“富国策”定之。当时同文馆开设经济学课,定名为“富国策”,以英国人福西特(H.Fawcett,1833~1884年,旧译法斯德)的《政治经济学提要》为教材。此书中译本即以《富国策》为书名,于1880年(清光绪六年)出版。1886年英国杰文斯《政治经济学入门》出版,中文译本取名《富国养民策》,书中将经济学译作“富国养民学”。1901年严复在《原富》中译经济学为“计学”。次年梁启超在《生计学学说沿革小史》中改计学为“生计学”。同时日本译名“经济学”亦传入中国。除此之外,当时“经济学”的中文译名还有“理财学”、“平准学”、“资生学”等等。当时以孙中山先生为首的资产阶级革命派一直使用“经济学”译名,后渐至推广。

在中国,近代经济学名词的积累,起源于20世纪30年代国人对欧洲经济学著作的翻译,其中涉及经济学原理、经济史以及经济思想史、大学教材等等。在这一时期的中国,曾经掀起过出版经济学辞书的一阵热潮。1933年,上海南强书局出版由柯柏年等人编著的《经济学辞典》,是在中国出版较早的经济学专科辞典,其中收录常见的经济学词汇1000余条,对经济学的基本概念有比较详细的解释。全书按部首笔画排列,后附笔画索引和西文索引。

1934年,上海世界书局出版高希圣、郭真同编撰的《经济科学大辞典》,收录经济学、财政学、商业词汇及经济学家等共约3000余条。该书按中文笔画顺序排列,书前有详细目次,书后有西文索引。该书于1934年初版,到1935年已有第3版问世。说明读者之众,流传之广。同样是在1934年,上海商务印书馆出版《英汉经济辞典》,何士芳编。此书搜罗经济学名词、术语15000余条,按西文字母顺序排列,后附汉译。书后有附录三种:经济名词略语、各国度量衡表和当时世界货币的现行状况。1935年,上海商务印书馆出版《实用商业辞典》,陈稼轩编。全书140万字,收古今中外商业名词约10000条。

1937年,也就是英国经济学家凯恩斯发表著名的《就业、利息与货币通论》,全面系统地论证政府干预社会经济生活的必要性和可能性之后的那一年,上海中华书局出版周宪文等人编撰的《经济学辞典》问世。嗣后,由昆明中华书局于1940年再版。这部辞典全书150万字,收词6000余条。其中包括经济学、财政学、货币、金融、工业、农业、商业等名词术语,对经济学名词详细解释。辞典所收名词以中文笔画顺序排列。书后附有世界各国货币一览表、中国现时通行的经济法令等19种附录和中西名词索引。

关于经济学术语的规范,国立编译馆成立后,即“感于经济学之发展,有赖于译名之统一,爰由编译何维凝着手编订”,于1939年4月完成了经济学名词审定草案,是年夏即以英文为序,分别系以德文、日文、法文及中文之各家译名释义,油印成帙,送请当时教育部所聘请的经济学名词审查委员会委员方显廷等32人审查。1941年3月由教育部召开审查会议于重庆,逐字校勘,详加讨论,又经整理,始成定稿,凡得(经济学)名词3625则,于同年11月由部公布,1946年由上海中华书局正式出版。

由此可见,在20世纪30年代,中国知识界始终紧紧跟随着世界发展的步伐。至少在“经济学”词汇的引进和传播方面,中国的学者前辈们并未落后太远。(龚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