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的位置:首页经济专题预测
当前我国经济运行中需要注意的问题
1.产能过剩问题日益突出,成为目前需要采取措施及时解决的重要问题。出现这次产能过剩问题的直接原因,是2003年部分行业,特别是上游产业部门的过度投资,虽然自2004年就开始采取措施重点治理钢铁、水泥、电解铝等部门的投资增速过快的问题,遏制了这些部门盲目扩张的势头,并取得一定成效,但当时过度投资的长期效应还是不可避免地显露出来。

出现产能过剩的深层次原因主要有:

第一,增长方式和结构方面的问题。我国经济增长尚未改变比较粗放的方式,单位产出的资源、能源消耗水平比较高。经济高速增长,对资源能源的需求旺盛,刺激了那些对经济增长形成约束的上游部门的投资。另一方面,由于目前上游产品和资源性产品的价格形成机制尚未理顺,上游产品价格还存在某种程度的垄断性和行政性,这也是刺激对这些部门过度投资的因素。盲目和过度的投资导致了今天的产能过剩问题。

第二,经济管理体制方面的问题。在目前我国的经济管理体制下,地方政府有通过扩大投资迅速拉动当地经济高速增长的倾向,试图取得高于其他地方的增长。而由于发展上游产业具有控制资源的主动性并可能得到垄断性收益,因此地方政府会动用其掌握的资源,例如土地和信贷,来支持这样的项目,以致在全国范围内形成产能的过剩。此外,多数上游产品部门的生产和销售还具有比一般消费品多的行政性色彩,当出现产能过剩问题时影响会更严重。

第三,收入分配政策方面的问题。长期以来,我国的投资增长明显高于经济增长和消费增长,更高于居民收入增长。投资率居高不下,国内消费需求相对不足。这一状况从供给结构性过剩和有效需求相对不足两个方面引发产能过剩的问题。特别是二元经济结构的存在,更可能加剧产能过剩问题的影响程度。

产能过剩问题会造成相关产品价格下跌,库存上升,企业利润减少,亏损增加,加大宏观调控的困难。企业经营状况的恶化还会进一步造成社会问题,可能增加银行的坏账和潜在的金融风险,加大社会就业的压力。需要重视的问题是,目前产能过剩仅是某些部门的问题,影响程度相对有限。但如果不能及时妥善解决,使产能过剩从某些部门扩散到更多部门乃至全社会,则会形成宏观经济的通货紧缩局面,这是我们需努力避免出现的局面。

2.既要看到连续投资高增长引致的短期问题(产能过剩)和长期问题(投资和消费比例失衡),又要认识到当前保持投资适度增长的重要作用,避免经济运行出现大幅波动。以房地产投资为例,一方面要清楚地认识到房地产价格中存在的泡沫成分;另一方面也必须防止房地产的宏观调控降温过度。从2005年第一季度末期开始的宏观政策,重点在于控制投资规模,调整供应结构,稳定房价和规范市场行为。受此影响,房地产投资增速和房屋销售价格指数也呈现出下降的态势。目前,我国房地产市场正处于首次购房需求和改善型需求为主导的阶段,这个阶段的显著特征就是住房的消费需求呈现很强的刚性,在理顺机制的条件下,加强对居民住宅的投资,应当成为优先选择领域。此外,房地产业对消化产能过剩作用不容忽视。从经济增长的内在动力看,现阶段我国经济增长仍将延续投资主导型增长模式,这是由城市化和工业化发展进程的大背景所决定的,保持投资适度增长对于避免经济运行出现大幅波动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3.居民收入差距扩大,收入预期不稳,消费倾向继续降低,削弱了经济内生增长的动力。居民收入增长长期落后于GDP增长,农村居民收入增速长期落后于城镇居民,导致城乡居民收入差距呈现持续扩大趋势,城镇居民内部收入差距也较为严重。收入差距扩大势必使占城乡人口相当比例的低收入阶层有消费欲望却无支付能力,无法形成有效需求,消费市场特别是农村市场难以启动,农村消费结构升级的巨大潜力无法释放。而另一方面,较高的储蓄率也引致了消费倾向的降低,从而抑制了消费需求的增长。从居民储蓄的结构、性质和储蓄目的看,导致储蓄高增长的原因非常复杂。例如,社会保障体系不健全;教育、医疗、住房制度改革增大了居民未来支出预期,使得现期预防性储蓄增加;城乡居民个人特别是农村居民个人的投资渠道狭窄,股市“行情”持续低迷;消费领域信用水平低下,使居民即期消费下降;信贷消费没有得到全面普及,居民消费水平处于升级储备期等。储蓄高增长不仅加剧了间接融资比重过高的不合理格局,使商业银行财务风险高度集中,潜伏着一定的隐患,而且储蓄率增高必然伴生消费率降低,削弱了经济内生增长的动力。

4.财政支出扩张迅速、预算约束机制弱化等财政领域面临的问题值得关注。1994年分税制改革以来,财政支出规模年均增长18.53%;财政支出占GDP的比重,已由1994年的12.16%提升至2005年的18.49%。若以实际发生的政府收支口径计算,加上偿还到期国债支出、社会保障支出、预算外支出和制度外支出等几个大的支出项目,2005年,我国政府实际支出占GDP的比重超过30%,经济增长已在事实上形成了对财政支出扩张的某种依赖;政府扩张支出的偏好日趋强烈,而对政府支出膨胀的控制力正逐步弱化。总的看来,我国政府预算的约束机制仍处于相对弱化状态,并有加剧的迹象。2005年,财政收入的预算数字为29255亿元,实际的财政收入规模则为31628亿元。两相比较,“超收”2373亿元;而1994年“超收”规模不过458亿元。
出处:2006年4月25日中国社会科学院院报第31期(总598号)